投融资合作机制是中阿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支撑

本文地址:http://www.gryphonfs.com/n1/2018/1017/c187656-30347327.html
文章摘要:投融资合作机制是中阿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支撑,名扬四海有增无已锣鼓,未雨同性恋省委党校。

姜英梅

2018年10月17日16:23  来源:四季赌场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四季赌场:是撬动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产能合作的资金杠杆。投融资合作机制也是中阿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保障。2018年7月10日,在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将成立配备30亿美元贷款的中阿银行联合体及其他一系列举措,中阿金融合作迈上新台阶。

中阿建立投融资合作机制的必要性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建立投融资合作机制不仅契合了当前中阿双方发展的需求,也是新时代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有助于推动中阿“一带一路”建设。

一、从中国需求来看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伙伴。中国深化金融改革,为“一带一路”保驾护航,就必须走出去,与对方国家或者第三方加强金融合作。一些国际大银行在阿拉伯国家已有上百年历史,有力地促进了阿拉伯国家与西方的贸易和投融资便利。阿拉伯国家长期动荡不安,中国企业“走出去”也面临融资难、投融资风险高和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问题。因此,中国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在扩大中阿“一带一路”投融资规模的同时,更要注重防范投融资风险,避免钱撒出去了收不回来。与此同时,受国内外监管压力,2017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结束了多年以来的快速增长,首次出现了增长速度为负的情况,对外投资的整体形势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在全球对外直接投资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均出现下降趋势,以及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创新投融资方式,服务开放大局就成为必然。

二、从阿拉伯国家需求来看

阿拉伯国家金融发展总体滞后,金融部门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仍很有限。阿拉伯金融体系与国际金融体系联系不深,竞争力比较弱。融资难和投资不足是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亟须外资注入。阿拉伯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旺盛,却面临资金匮乏和技术落后等困难。此外,海湾国家拥有丰富的石油美元和主权财富基金,正努力争当地区金融中心。

海湾国家为应对低油价和“后石油”时代,埃及等转型国家为促进经济发展,逐渐开始“向东看”。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及2010年底以来的中东大变局均进一步推动了这一趋势。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等国,由于经济和政治等不同原因,已开始探讨和试验以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积极开展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合作,对接“一带一路”倡议,促进经济发展。

三、从中阿经贸合作需求来看

2011年中东大变局后,阿拉伯国家正积极推进经济结构改革,加快多元化进程,这与中方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内涵高度契合,未来双方合作实现转型升级的潜力巨大。

中国已经与九个阿拉伯国家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协议。中国是阿拉伯国家第二大贸易伙伴(十个阿拉伯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阿拉伯国家是中国第一大原油来源地、第七大贸易伙伴、重要的海外工程承包市场和商品市场,“1+2+3”合作格局初步形成。中阿贸易额从2004年的367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914亿美元。 2017年中国从阿拉伯国家进口原油1.57亿吨,占中国当年原油进口总量的37%;中国对阿拉伯国家直接投资流量12.6亿美元,同比增长9.3%;中国在阿拉伯国家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328亿美元。

中阿金融合作现状及特点

20世纪80年代,阿拉伯国家金融机构对中国市场表现出兴趣,并开始以贷款和合办投资公司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进入21世纪,中国阿拉伯国家的金融体系均不同程度对外开放,加之双边贸易和投资不断扩大,双方开启金融合作之路。2006年是双方金融合作里程碑,海湾国家主权财富基金高调参股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金融机构也加快在海合会国家开设分支机构,工商银行多哈分行成为阿拉伯国家首家人民币业务清算行。2012年9月中阿博览会金融合作分会发布《中阿金融发展战略框架倡议》,成为首份中阿民间组织发布的框架性金融文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亚投行与丝路基金成立,中阿金融合作步伐加快,亮点纷呈。

一是金融组织间的直接联系,包括开设分支机构代表处、签署合作协议、授信贷款、信息共享等。当前中国工商银行已在除阿曼以外的所有海合会国家建立了营业机构,其他国有商业银行也开始在阿拉伯国家布局,国家开发银行在埃及和摩洛哥均设立了代表处,致力于服务双边经贸和中资企业项目。例如,截至2018年3月底,国家开发银行在埃及累计承诺约48亿美元的贷款额度;2017年8月,阿曼苏丹国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工商银行等中资金融机构组成的银团签署了35.5亿美元的五年期无抵押银团贷款。亚投行出资2.65亿美元助力阿曼杜库姆港口建设。与此同时,中国稳步推进金融业扩大开放,放宽了对外资银行限制。阿拉伯国家银行也加快了在中国的布局,主要是来自埃及、阿联酋、沙特、卡塔尔和摩洛哥的银行。目前,阿拉伯国家银行在中国有两家分行和四家代表处。七个阿拉伯国家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

二是银企合作,包括银行做担保的项目、贷款、融资等。近年来,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在优惠贷款、商业性贷款等传统贷款的基础上,创新融资模式,例如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阿盟总部时提出中国将联合阿拉伯国家设立150亿美元的中东工业化专项贷款,同时向中东国家提供100亿美元商业性贷款,用于同地区国家开展产能合作及基础设施建设。2017年9月,国开行与埃及阿拉伯国际银行在开罗签订2.6亿元人民币专项贷款及4000万美元非洲中小企业专项贷款合同。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及合作区内的巨石集团均获得国家开发银行的优惠贷款。

三是资本市场合作,包括签署合作协议、参股金融机构、股票交易等。2006年以来,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中资银行H股上市和海外IPO(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简称IPO),阿拉伯国家主权财富基金认购热情高涨。2010年,中国农业银行海外IPO,卡塔尔投资局和科威特投资局分别认购28亿美元和8亿美元股票,卡塔尔投资局还成为中国农业银行的基石投资者。在债券领域,自2014年9月,中国农业银行迪拜分行在迪拜交易所发行10亿元人民币酋长债,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也分别在迪拜发行5亿美元债券和20亿“一带一路”人民币债券。2018年2月,中国银行还协助阿联酋沙迦酋长国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20亿元人民币债券,这是阿拉伯国家首次在中国发行主权熊猫债。

四是成立投资公司和共同基金。例如,2010年科威特投资局在北京设立首家代表处,为总部挖掘投资机遇。2016年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局在香港设立办事处,这是该局首个亚洲办事处,希望通过进驻香港,以把握中国庞大的投资机会。中国分别与阿联酋和卡塔尔设立100亿美元的共同投资基金,主要投资中东传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和高端制造业等。

五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在阿拉伯地区加快推进步伐。2014年4月,中国工商银行多哈分行成为多哈人民币业务清算行。2016年12月,中国农业银行迪拜分行成为阿联酋人民币业务清算行,有力地推动了阿拉伯国家的人民币国际化。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与卡塔尔央行签署了350亿元人民币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授予卡塔尔300亿元人民币的RQFII额度(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2015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与阿联酋央行续签了350亿元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中方还授予阿联酋500亿元人民币RQFII额度。人民币在阿拉伯国家支付货币中所占的份额稳步增加,提高了投融资便利,进而促进了双方经贸合作。

六是伊斯兰金融合作。阿拉伯国家均是伊斯兰国家,拥有独特的伊斯兰金融体系,希望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基础设施建设非常适合伊斯兰债券融资模式,发行伊斯兰债券有利于拓宽融资模式,防范投融资风险。香港作为传统的亚洲金融中心,正在努力成为亚洲的伊斯兰金融中心。2014年、2015年和2017年,香港三次在迪拜纳斯达克发行美元伊斯兰债券,每次规模为10亿美元,来自包括阿拉伯国家等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投资者纷纷认购。

七是除了传统金融领域外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合作。例如,2018年4月,支付宝与阿联酋马什拉克银行结成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进支付宝数字钱包在阿联酋商户网店的支付应用。宁夏正以中阿跨境电商产业园为平台,着力构建中阿区域性的互联网金融中心。2018年7月习近平主席访问阿联酋期间,中阿双方同意发展跨境电商。

对中阿建立投融资合作机制的几点建议

丰富多元的投融资机制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前提,要丰富并用好各种投融资方式,动员市场和阿拉伯国家的力量,推动构建市场化、可持续性、互利共赢的投融资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长期资金支持。习近平主席强调,要发挥金融合作的服务支撑作用,为共建“一带一路”做好短期配合和长期配套,探索适合中东需求、体现中东特色的金融合作模式。

首先,鼓励双方互设金融分支机构,推动金融同业交流合作。中资金融机构应从跟随企业“走出去”进一步转变为主动走到市场前端,直接对接海外政府和企业客户,挖掘掌握市场信息与机遇,引领企业“走出去”。目前,中资金融机构在西亚(主要是海合会国家)的布局比较集中,但在北非阿拉伯国家中还没有中资商业银行进驻。未来商业银行可以在条件成熟时进驻北非地区,为中资企业在阿拉伯国家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并借此平台辐射到欧洲和非洲地区。中资商业银行除了在当地经营离岸业务以外,还应探索金融机构在海合会开拓业务的新机遇,在控制和有效管理风险的前提下,借鉴跨国银行在海合会国家的经验教训,涉足批发银行业务和投资理财业务,加强在反洗钱等领域的合作。随着中国在外资银行业务范围和市场准入等领域进一步扩大开放,中国对阿拉伯国家银行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也应持欢迎态度。

其次,拓宽融资和信贷业务方式。目前,融资难仍是中资企业走向阿拉伯国家的重要问题。商业银行利息高,借贷成本高,政策性银行主要面向国有企业或者是有东道国主权担保的项目,私营企业和中小企业融资非常困难。中资企业的融资渠道比较单一,除了自有资金积累,仍主要依赖中资银行,导致中资银行融资压力大,风险提升。中资银行的贷款应适当向那些利润可观并具有可持续性的项目及中小企业倾斜,同时加强与亚洲开发银行、亚投行以及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的合作,开展银团贷款、股权投资等,降低融资风险。阿拉伯国家能源、矿产及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符合项目融资的条件,政府也在推动公私合营(PPP)项目融资模式,中国金融机构可参与其中。对贷款抵押品不足,工期长、风险高的项目融资可以通过石油换贷款方式或者主权信用作为担保的方式,有效规避信贷风险。中国企业还应充分利用中国政策性担保机构和政策性银行提供的商业担保服务,还可以通过债券、股票开展投行业务、并购等多种形式的融资,撬动更多国际资金,减少“一带一路”建设对传统银行贷款的过度依赖。

第三,创新投融资基金,提升运行效率。对外投融资基金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资金融通的重要渠道,是促进国际产能合作、产融协作的有力抓手,是金融支持企业创新开展对外投资的有效方式。中国与海合会国家均拥有丰富的主权财富基金和私人资本,海合会国家银行流动性充足,可以成为投融资基金的重要来源。中方支持中国有关金融证券机构同阿拉伯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和管理机构合作,建立立足海湾、辐射中东北非、吸收全球投资者的国际交易平台。深化国际产能合作,带动优势产能、优质装备、适用技术输出,提升我国技术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弥补我国能源资源短缺,推动相关产业转型升级。具体到阿拉伯国家,应以能源合作为主轴,以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两翼,以核能、航天卫星和新能源三大高新领域为突破口。

第四,在阿拉伯国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为应对“后石油时代”,促进经济多元化发展,海合会国家争当地区金融中心的竞争非常激烈,阿联酋迪拜已经成为中东地区的金融中心。摩洛哥正努力将卡萨布兰卡建成北非地区金融中心,成为投资北非地区的平台。中国已在卡塔尔多哈和阿联酋拥有两个人民币清算中心。未来,中国金融机构可调研在其他国家(例如埃及、摩洛哥)设立分支机构和清算行的可行性。成立清算中心更多的是为中国合作伙伴提高金融和投资操作层面上的便利,更有利于加强双方的合作关系,进而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

第五,建立产融合作平台。围绕工业园建设拓展多元化投融资渠道,推进园区服务、企业成长、金融支持三位一体发展。中方设立“以产业振兴带动经济重建专项计划”,提供200亿美元贷款额度,同有重建需求的国家加强合作,按照商业化原则推进就业面广、促稳效益好的项目。中国还应重点关注和支持有实力的公司对直接投资项目、出口设备和承包工程的融资需求,适当加大对中小型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走向阿拉伯国家的金融扶持,带动中国优势产能在所在国的发展。

第六,加强投融资监管与合作。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建立投融资体系仍面临很多挑战。金融体系对外开放程度不一致,尚未建立有效的沟通和对话渠道,合作机制单一;金融合作限于金融机构之间,局限于国际贸易、跨境投资和信贷等领域;阿拉伯人民对人民币结算的意识和信心有待提高;投融资合作专业化管理水平有待提升,统筹管理和监管体系尚不完善;一些阿拉伯国家长期动荡不安,汇率波动大,不利于双边金融合作;因此双方应尽快建立投融资合作体系的制度性框架安排,可以在中阿合作论坛机制下定期召开中阿金融合作大会,不断扩展双方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同时,大力培育国际化的投融资管理人才,切实做好风险防范工作。

本文转自《当代世界》总第443期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编:张进(实习生)、杨牧)

深度阅读

风从东方来:中国探索出独特发展道路 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取得的成绩世界有目共睹。亲历中国改革开放的国际人士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根本性地改善了十几亿中国人民的生活,改变了整个世界,为世界文明提供新的灵感。中国通过改革开放探索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环球热点:朝鲜半岛何时迎来终战? 10月12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称,朝鲜半岛终战宣言的发表一定会付诸现实。此前两日,文在寅在首尔龙山战争纪念馆参加活动时公开表示,半岛永久和平的那一天即将到来。在此前后,韩国官方曾多次表态,将以2018年内发表终战宣言为目标。由此,半岛终战能否到来、何时到来,引起世界各国广泛关注。【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